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越南关于越南
越南共产党党代会前强调不实行多党制
作者   日期:2018-04-09

  中央委员公开声称没有必要  将花大力气反腐败
  “越南没有必要,同时也下决心不搞多党制。”
  ——越共中央委员丁世兄
  张喆
  “基本上,越南中北部所有省的病人,都会将希望寄托在这里。”来自越南永福省的高中老师窦氏娥(Xoang Thi e)拿着病历卡说道。
  虽然靠近胡志明陵建筑群,河内越朝友好医院却并不容易被找到,它坐落在一条偏僻的小路旁,而且还缺乏明显的标志牌,但这并不妨碍来自越南各地寻医问诊的病人们。
  “因为这里的治疗费相对便宜,医生也比较有名。”窦氏娥的小儿子今年5岁,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曾在永福当地医院接受过治疗,但那里的医生说,他们做不了这么复杂的手术,希望她带着孩子尽快来首都大医院治疗。
  “但最麻烦的不是手术费用支出,而是还得给医生一些好处。”窦氏娥说,这是越南医院的一些“灰色地带”,“国家最近几年的确出台了很多法律,禁止医生教师之类的收取好处,但就拿我这个老师而言,家长们觉得如果不给我‘红包’,我就会轻视他们的孩子,一样道理,我也害怕不给医生‘红包’,他们会对我的孩子随便治疗。”
  窦氏娥每月收入700万越南盾(约350美元),在越南已算是比较高的收入,但她还是认为自己已无力承担“红包”负担,“我给过100美元,医生都很爱美元。”
  窦氏娥不认为这等行径就是行贿,也不当作腐败,“腐败,当大官的拿不该拿的钱才叫腐败吧。”窦氏娥告诉记者她的一个学生家长的遭遇。“那人向反贪委员会揭发他所在厂领导的腐败问题,最后发现,调查这宗案子的人,就是这位领导。”
  像窦氏娥一样,越南人痛恨腐败,甚至把它称为比洪水、海啸更恐怖的国难。“作为一个外国人,我至今不能适应越南的‘LI XI’文化(利是,越南语对于红包的说法)。”世界银行越南分行首席经济学家迪帕克·米什拉(Deepak Mishra)也对渗透到越南方方面面的腐败感到苦恼。
  不过,亚洲开发银行越南代表处首席代表小西步却看到了希望,以他个人感觉,越南政府对于反腐的态度还是很严肃的,因为越南共产党执政的政治基础之一就是要执政清廉,腐败会影响他们的声誉,动摇他们执政的根本,“因此在我看来,越南最终能够解决腐败问题。”
  越共反腐巩固执政基础
  越南是盗版重灾区。河内市中心还剑湖畔罗列着众多小门面的音像店,CD摊全是粗糙的中英文唱片,而DVD摊除了美国大片之外,中国电视剧当仁不让唱起主角,除了古装片,摊主说,卖得******的便是《黑洞》之类的反贪剧。“这的确有点讽刺,这些店面堂而皇之地开着,本身就说明河内一些市政执法部门接受了贿赂。”越南独立学者何香凡说道。
  在越南经商多年的台商黄珉德告诉记者,在他看来越南官员“压榨”外企老板的手段越来越高明,“越南新顺有个加工出口区的管委会说,由于越南加入WTO,因此要调涨营业所得税到25%,但如果你仔细研究WTO条款,就会发现,根本没有这样一个说法,而这笔钱最终也并未上交到当地税务部门,成为一大悬案。”
  这并非一位台商的个人经历,米什拉表示,“腐败的确已经渗透到越南的方方面面,以世界银行在越南这么多年的经验看,我们也对越南的腐败感到愤怒,因为有些时候,你明显会感觉到有一些项目最终得益的是一些官员而并非当地民众,但问题在于越南社会还存在一种传统,那就是在社会交往中,需要给对方一些好处,比如LI XI(利是),学生家长要给老师‘孝敬’,病人家属要给医生‘辛苦费’。小额贿赂或许无法禁绝,但世界银行已经在制度层面防止越南官员从世界银行的项目中得到利益好处,获取回扣,但从我的观察来看,在越南投资的外商,他们有相当一部分投资金额损失在了与官员打交道的过程中。”
  亚洲开发银行也同样感觉到了腐败对于越南经济发展的“内耗”,“因为我们银行有着严格的财务管理制度,并且对于腐败零容忍,一旦出现索贿迹象,就会向越南最高当局检举,因此尽管我不能百分之百地说我们亚洲开发银行在越南的项目彻底干净,但基本还置于阳光之下,我们希望帮助越南政府在更大层面杜绝腐败。”
  船厂倒闭曝政府监管不力
  越共已经意识到腐败是其执政稳固的一大顽疾,据统计,仅从2000年到2004年,越南全国先后查处干部贪污腐败案件8800多起,涉案官员包括贸易部前副部长梅文桑、农业暨农村发展部前副部长阮光河和阮天麟、交通运输部前部长陶庭平、公安部前副部长裴国辉和越南之声广播电台前台长陈梅杏等1.2万余人,2300多人遭严惩。
  越南前总理潘文凯在2006年6月对国会说:“当前,政府官员的腐败现象与官僚作风日盛,在社会中引起民愤与不平,阻碍着民族进步,威胁着国家存亡,作为政府总理和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我对此感到无比愧疚。”
  在2010年,越南船舶工业集团管理层涉嫌违规经营招致重大损失案曝光,震惊越南。11月24日,总理阮晋勇就该案向国会作证时说,这家大型国有企业发生丑闻的部分原因是政府监管不力,他愿意承担相关责任。阮晋勇说,全球经济危机导致国外客户取消大部分订单,这是该集团一度濒临破产的原因之一。然而,更重要的原因在于,集团部分高管蓄意违规经营,包括在财务报告中作假、肆意扩张企业规模。越南交通部同一天公布数据显示,越南船舶工业集团累计债务至少达86万亿越南盾,相当于2009年国内生产总值的4.5%。
  在何香凡看来,该案的曝光使得一个脓疮被挤破,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是一件好事,“实际上,船厂案并不能作为腐败案件来看待,而是因为国企经营者的经营不善所引起的,但这却可以视作是另外一种‘系统腐败’(System Corruption)。”
  米什拉认为,“船舶工业集团案让越南政府意识到,对于国企监管的缺失,导致了国家财产蒙受损失,这无疑也表明缺乏监管,或者******权力所能带来的腐败滋生的土壤,从这个层面来说,这一负面案例或许能够提振越南各阶层监管力度,从而有效管理腐败行为。”
  腐败涉“和平演变”图谋
  为了迎接12日的越共十一大召开,越南也正在进行反贪“严打”,目的就是保证即将出炉的十一大领导班子的“******廉洁”。
  越南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阮泰勇就表示,腐败与反腐败实际已经成为越共与西方反动势力,以及越南反动派之间的“生死较量”,“他们改变了策略,不再正面宣传所谓的西方资本主义的花花世界,而是通过经济合作,以赞助或者出资、给单位职工福利等隐蔽的方式,拉拢一批‘潜在的领导’,也就是那些业务骨干,很有可能在今后成为某单位党政要员的人,同时还把触角伸向这些人的家属和好友,做实所谓的裙带关系,以此破坏越南共产党形象,损害民心。”
  对此,越共不仅专门设立了反贪委员会,也同时在公安部门设立经济警察调查腐败案件,形成一个党政一体的廉政互动机制, “但法治只是最基本的守则,党员还要有更高的道德素养,这样才能成为越南社会的楷模,这几年以来,越共发起了‘学习和践行胡志明道德榜样’活动。通过学习胡志明艰苦朴素、爱国爱民、关心群众、忠于党、为越南的独立自由和国际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的优良品格,能够对越共党员进行长期的党风教育,坚定他们的共产主义信仰和‘一切为了人民’的作风。”阮泰勇表示。
  不过,对于西方一直鼓吹的多党制,越南官方昨天再度给予了坚决否定。“越南没有必要,同时也下决心不搞多党制。”越共中央委员丁世兄(Dinh The Huynh)昨天表示。他称,越南在1946年首次大选时就已经实行了多党制。“但当法国入侵越南时,只有越南共产党和人民一起战斗。现在,越南共产党依然领导我们的人民,继续在国家建设和国防建设上取得胜利。”越南国家广播电台昨天早上播出了他的这段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