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俄罗斯关于俄罗斯
俄罗斯的陪审团制度
作者   日期:2016-03-18
  俄罗斯司法制度在叶利钦、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担任总统期间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最大变化之一就是引入了英美式的陪审团制度。二战之后,许多国家在让普通民众参与司法方式方面采取的主要措施,是实行参审制或者说是建立混合法庭,专业法官与陪审员一道决定所有的法律问题与事实问题,而仿效英美陪审团做法的国家较为少见。对此,目前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混合法庭既能将社会常识引入法庭又能发挥专业法官的优势,比典型的英美陪审团更为合理。我国和俄罗斯在司法制度上有某些联系和相似之处,了解俄罗斯陪审团制度历史演变过程、当前运作状况及其特点,也许对进一步完善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不无裨益。
  俄罗斯陪审团制度的演变
  19世纪下半叶是俄国司法大改革时期,陪审团审判开始在俄国出现。1864年11月20日,亚历山大二世签署了司法改革的主要文件,历史上称之为“司法法令”。一个迅速、公正、仁慈的司法系统向所有俄国民众平等开放,司法权得以相对独立,这激发了民众对法律尊重的热情,从而使司法权得到加强。当时英美的陪审团不仅审理刑事案件,也审理民事案件,俄国的陪审团只审理刑事案件。英美的陪审团只决定被告人有罪或无罪,量刑由法官来决定。亚历山大二世时期,俄国的陪审团在裁决时有三种选择:有罪、无罪和有罪不予处罚。这是俄国的发明,亚历山大二世认为,在伸张正义时不考虑道德的价值是不对的。
  1917年“十月革命”后,俄国废除了陪审团审判,引进了德国式的混合法庭,该种混合法庭由1名由职业法官与2名人民陪审员组成。1993年末到1994年初,俄罗斯再次启用陪审团审判。1992年9月22日,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发布命令,要求国家法律指导委员会和司法部制定计划大量引进和制定新的司法法规以及与之相配套的标准化法案。1993年7月16日,俄罗斯议会通过了《变更俄罗斯联邦法庭审判程序法》、《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俄罗斯联邦刑法》和《俄罗斯联邦行政违法法》。新的法规与1864年制定的司法条例相似,但与旧的法规同时运行。这意味着被告人在与律师商议以后可以选择由3名专业法官来审理,也可以选择由12名陪审员组成的陪审团审判。
  美国对于俄罗斯司法改革曾经给予过相当大的支持。时任美国驻俄罗斯大使蒂·皮克尔先生一直对俄罗斯司法改革予以关注,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工作人员和美国国务院的工作人员也做了大量工作。美国国务院还设立了一个专门项目用来支持俄罗斯的司法改革,该项目由美国国际发展署负责实施。1993年4月温哥华首脑会议以后,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正式表示,美国欢迎叶利钦率先在俄罗斯建立陪审团审判制度。美国国会还给俄罗斯司法改革提供了部分资金和技术设备,如电脑、录音录像设备、电视等。
  俄罗斯陪审团制度的现状
  1993年12月12日通过的《俄罗斯联邦新宪法》确认了陪审团制度。在俄罗斯较高级别的地区法院,陪审团只审理刑事案件,大多是带有加重情节的谋杀以及造成严重后果或者对于儿童实施强奸的刑事案件。涉及恐怖主义性质的犯罪、叛国罪、绑架人质罪和扰乱社会秩序罪等案件则必须由3名专业法官进行审理。量刑的判决由主审法官在陪审团裁决的基础上作出。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的上诉庭仅对判决是否是依据法律作出和量刑是否公正进行审理。在刑事审判中,没有陪审团的法官审判仍然占据着主导地位。
  据俄罗斯司法部和美国驻俄大使馆统计,1993年,陪审团仅对两起案件进行了审理;1994年增加到173起案件,共计241名被告人;1995年上半年审理了127起案件共218名被告人。2011年、2012年和2013年间,陪审团审理的案件每年大约在600件到700件之间,占所有刑事案件总数的0.05%,换言之在1万件案件中有5件由陪审团审理。法官审理的案件宣告无罪的比率不到1%;陪审团审理的案件宣告无罪的比率大约是20%。
  正如一位西方的学者所言,“陪审团是一项昂贵的游戏”。俄罗斯自从施行陪审制度之后,加上给法官加薪的因素,法院系统的经费开支增加了近三分之一。为了尽可能减少陪审团审理案件的数量,俄罗斯又从2002年开始实施了辩诉交易制度,即法院开展审理之前,作为控诉方的检察官和代表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进行协商,以检察官撤销指控、降格指控或者要求法官从轻判处刑罚为条件,来换取被告人的有罪答辩,进而双方达成均可接受的协议。简而言之,这项最早起源于美国的辩诉交易就是在检察官与被告人之间进行的一种“认罪讨价还价”行为。2002年采用辩诉交易处理的案件是1万件,2007年增加到38万件。辩诉交易制度在大约一半案件中减少了犯罪嫌疑人审前羁押的时间,同时也将被告人判处监禁的刑期平均缩短了三分之一,这让法院和检察官能够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处理其他的案件。
  自从2008年以来,由陪审团审理的案件数有所下降。部分法律专家认为这是司法机关为了避免让更多的人被宣告无罪和辩诉交易制度实施的结果。
  陪审团审判在克服民众对司法制度的不信任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正如全俄罗斯公众意见中心在2006年做的一项民意调查所表明的,在2004至2005年间担任过陪审员的公民中,约有80%的人认为司法制度得到了改进。
  俄罗斯陪审团制度的特点
  与英美国家的陪审团比较,就目前在俄罗斯运行的现状而言,俄罗斯陪审团具有以下一些特点:
  1.陪审员的挑选程序不透明。
  俄罗斯的陪审员由地方行政长官从年满25周岁、没有被判处刑罚的公民中抽签产生。陪审员的挑选是一个不透明的过程,这使得有些陪审员与国家安全部门有联系。另一方面,法学家们又认为贿赂和恐吓仍然是俄罗斯司法体制面临的重要问题,没有人可以保证陪审员们不会受到此类影响而宣告罪犯无罪。而英美陪审员挑选的过程是透明的,一般是从登记的选民和有驾驶执照的公民中随机挑选。庭审开始前,控辩双方都可以剔除他们认为不合格的陪审员,有些是不用说明理由的。
  2.陪审团评议案件有时间限制。
  陪审员在核查证据、听取检控方和被告人的陈述以及法官的总结之后,要填写一份调查表,用来回答被告人被指控的罪行是否成立,犯罪是否确实发生,被告人是否实施了犯罪等问题。陪审员有时还会被询问被告人是否应受到从轻处理或者特殊的从轻处置,如果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法官应当对被告人作出从轻或减轻处罚的判决。根据俄罗斯法律,陪审团仅有3个小时的评议时间,但陪审团的评议内容并不像有罪还是无罪那么简单。法官给陪审团一些问题,有的问题还很长。对列举出的事实,陪审员应作出同意或不同意的决定。相比之下,英美陪审团的评议时间没有限制,遇到复杂的案件,有的长达数月之久。
  3.陪审团只审理刑事案件,而且案件范围受到限制。
  在俄罗斯地区法院,陪审团审理的案件涉及的罪名很少,大多是带有加重情节的谋杀以及造成严重后果或者对于儿童实施强奸的案件。而英美所有的罪行都可以通过陪审团审判。美国和加拿大的陪审团既审理刑事案件也审理民事案件。英国的陪审团除审理刑事案件外,只对相当少的一部分民事案件进行审理,如诽谤、恶意控告、民事欺诈和错误监禁等侵权案件。美国陪审团审理的刑事案件大约占三分之二,民事案件占三分之一。由于美国陪审团审理的案件大多数是老百姓和舆论关注的热点案件,一般民众往往会过高估计陪审团审理的案件数。其实,目前每年在美国各个州陪审团审理的案件大约15万件,联邦法院每年审理的案件约5000件。值得关注的是由于美国的辩诉交易程序解决了绝大部分刑事案件,平均比率高达95%以上,民事案件的庭前和解率有时高达98%,因此美国使用陪审团审判的案件只是案件总数中的“冰山一角”。而俄罗斯除了通过辩诉交易制度,还通过设置案件范围来限制陪审团审理案件的数量。
  4.陪审团审理程序中仍然保留了前苏联法庭的常规特征。
  作为苏联法庭的常规特征,被告人在法庭上像动物一样被关押在笼子里。笼子几乎占了法庭四分之一,铁条从地板直通到天花板,笼子的下半截是金属网。被告人被关押在笼子里接受审判,只允许隔着栅栏与律师轻声交谈。只有在向外公开庭审过程的时候,笼子才会被取消。一些法律人士认为,这种做法违反无罪推定原则。被告人像动物一样被关押,这让你首先会联想到,如果他坐在笼子里,他一定是有罪的。这种有罪推定的司法理念与陪审团制度在观念上存在着内在冲突。
  5.对被告人定罪或宣告无罪只需要12名陪审员多数人达成一致意见。
  俄罗斯的陪审团对被告人定罪或宣告无罪只需12名陪审员多数意见即可。这与英美陪审团制度明显不同。遵从英国的传统,美国的陪审团通常由12名陪审员组成,陪审团的裁决通常也要求12名陪审员达成一致意见,尤其是在美国联邦法院。目前,有几个州也允许12名陪审员中有1人、2人或3人有不同意见。有部分的州通过立法或控辩双方协商可将陪审团的人数减少到5人或6人。2013年7月美国佛罗里达州宣告射杀非洲裔青少年马丁的协警齐默尔曼无罪的陪审团就是由6名女性陪审员组成。
  6.对陪审团宣告无罪的案件,法院可以多次重新审理。
  尽管1993年俄罗斯宪法第五十条规定:“任何人不得因同一起犯罪而再次被判刑。”但俄罗斯最高法院可以推翻陪审团的无罪判决。对陪审团宣告无罪的案件,法院可以多次重新审理。然而在英美国家,禁止双重危险是非常严格的一项原则,即一个人不能因为同一行为或同一罪名受到两次或者多次审判或处罚。一旦被告人被陪审团宣告无罪,那么对原被作出无罪裁判的被告人不可以重新进行审判。辛普森和齐默尔曼被陪审团宣告无罪后,美国各地相继都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但陪审团的裁决是不可动摇的,因为它代表的是人民的声音。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和现任总统奥巴马都发表申明,我们应当尊重陪审团和法院的裁决。美国人奉行,法院能够保证公平的审判,但不能保证每一次审判都是完美的。
  7.陪审团在评议前可听取被害人亲属的意见。
  在俄罗斯,被害人的亲属被允许参与审判,他们在检控方席上有一个座位,且有权询问证人、被告人和向陪审团发言,但法律对被害人亲属的提问有一些限制。德国、法国、意大利和日本的法律也有类似的规定。在英美,被害人的亲属除非作为证人出庭接受询问外,陪审团无需听取他们的意见。
  结语:1991年,叶利钦总统上台后决心要重振俄罗斯的司法制度。叶利钦之后的两任总统普京和梅德韦杰夫都是法学院毕业的,对司法情有独钟。他们认为俄罗斯作为世界大国应当拥有与之匹配的司法制度。在司法制度建设和保障机制方面他们也的确做了很大努力,例如在叶利钦时代颁布的俄罗斯宪法规定三权分立政体基础上,他们后来引进了英美式的陪审团、辩诉交易制度和起源于英国的治安法官制度,给法官们大幅度增加工资,上网公布法院的裁判文书,实行庭审过程公开等等。从世界银行和欧盟公布的数据来看,俄罗斯法院的司法效率与以往相比的确有所提高。但总体而言,由于腐败、法官素质不高等因素,目前民众对法官的满意率在俄罗斯仍然不高,2010年民调的满意率只有25%。俄罗斯的实践证明,司法要获得民众的信赖,不能只寄希望于单纯引进在国外行之有效的一些具体司法制度,结合本国国情和民族文化传统将其本土化尤为重要,法官的素质、良知和对公平正义的坚守亦不可或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