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金融国际金融
俄罗斯能源重心向东方转移
作者   日期:2018-04-20
英国《金融时报》7月18日刊登了题为《俄罗斯能源重心向东方转移》的文章。文章指出,打开中国以及亚洲其他市场,会有利于抵消俄罗斯在欧洲能源主导地位日渐衰落的影响。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众所周知,俄罗斯的国徽是一只同时望向西方和东方的双头鹰。在上月召开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也玩起了同样的戏法。

普京与论坛贵宾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一同出席了开幕式。但俄罗斯在此次经济论坛上签订的引人注目的能源协议都是与亚洲签订的。

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同意在25年的时间内,向中国国有企业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简称中石油集团)供应3.65亿吨石油,价值2700亿美元,普京暗示,中方支付的预付款为600亿至700亿美元。

在天然气行业,俄罗斯独立生产商诺瓦泰克公司(Novatek)同意中石油集团购入亚马尔(Yamal)半岛液化天然气项目20%的股权。亚马尔半岛位于俄罗斯北部,该项目规模达200亿美元。中石油集团将成为诺瓦泰克关键客户,进口规模将达到每年300万吨。

俄罗斯石油公司还同意从俄罗斯远东岛屿萨哈林岛(中国称库页岛)拟建中的液化天然气终端,向日本贸易商社丸红(Marubeni)以及日资萨哈林油气开发公司(Sakhalin Oil and Gas Development Company)出售液化天然气。俄罗斯石油公司计划与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合作建设该液化天然气终端。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没有达成通过一个新建管道向中国出口天然气的协议,尽管在论坛开会前有这样的传言。

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确实与一家日本财团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约定将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建设一个液化天然气终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及其合作伙伴将从这个终端向日本供应天然气,并有可能也向中国和韩国供应。这些协议基本上都是初期协议,期限也很长。尽管总金额貌似非常诱人,但不会马上带来丰厚的回报。

晋新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能源分析师伊达达夫列特申(Ildar Davletshin)认为,俄罗斯石油公司与中方达成的石油协议可能预示着每年约2亿美元的收益,相当于该公司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盈利(EBITDA)的不到1%(不过,中方支付的这笔预付款将帮助以550亿美元收购了秋明英国石油公司(TNK-BP)的俄罗斯石油公司重整资产负债表)。

然而,这些协议显示,俄罗斯国有控股(或听命于政府)的能源集团终于开始严肃考虑打开迅速增长的亚太市场,以及减少对需求停滞的欧洲的依赖了。正如达夫列特申所言,亚洲“资源短缺的经济体能够与资源丰富的俄罗斯完美地结合”。

这些协议还表明,俄罗斯开始意识到(尽管醒悟得有些迟)液化天然气市场的潜力。诺瓦泰克和俄罗斯石油公司的液化天然气协议意义尤其重大,这标志着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备加珍视的天然气出口垄断地位宣告终结,就像普京在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发表的讲话所证实的那样。

普京似乎认为,由他的亲密好友伊戈尔谢欣(Igor Sechin)领导的俄罗斯石油公司以及诺瓦泰克(该公司的主要股东之一是普京的另一位好友根纳季季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值得信赖,可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一道举起俄罗斯的液化天然气大旗。

他此前曾警告称,不应允许俄罗斯的液化天然气回到欧洲,因为那会加剧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管道天然气面临的竞争。

此外,中石油集团入股诺瓦泰克亚马尔项目,可能会在推进该项目方面起到决定性作用,不仅带来了一位客户,还能帮助该项目获得可能来自中国的资金。

在中俄两国政治关系变暖之际,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自己期盼已久的一项协议今年也可能达成。根据该协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将向中国出售管道天然气。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3月访问莫斯科时与普京会晤后,中俄双方已签订一份新的谅解备忘录。

目前,欧洲需求增长乏力,并且因为北美的页岩气“大爆炸”,欧洲市场上充斥着来自北美的液化天然气,中国或可帮助填补需求缺口。然而,正如英国前驻俄大使、现在担任公司顾问的安德鲁伍德爵士(Sir Andrew Wood)所指出的那样,俄罗斯将在供应中国天然气市场方面面临大量竞争。其中包括来自中亚的管道天然气以及来自澳大利亚的液化天然气。另外,中国本身也蕴藏着丰富的页岩气资源。据美国能源部称,中国的页岩气储量可能为全球之最。

因此,俄罗斯在中国将永远不太可能拥有其在欧盟(EU)的那种主导地位。欧洲进口的天然气和原油有三分之一来自俄罗斯。

中国还将极力讨价还价。事实上,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期望的天然气售价与中国愿意支付的价格之间存在巨大差距,这就是双方迄今没有达成协议的主要原因(尽管双方心理价格的差距可能正在缩窄)。

打开中国以及亚洲其他市场,肯定会有利于抵消俄罗斯在欧洲能源主导地位日渐衰落的影响。但俄罗斯能源重心向东方转移也只能到这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