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金融国际金融
中国经济所带来的资本流量将成为推动上海迈入******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支撑
作者   日期:2018-07-23

  从时间轴上来看,金丝雀码头从工业区成长为金融商务区用了31年,陆家嘴金融城从黄浦江东岸的默默无闻之地完成进阶则花了28年。
  彼时,门牌“浦东南路807号”是东昌消防队的瞭望塔,代表着陆家嘴的地标高度25米。陆家嘴集团档案室主任赵解平那时还是一名消防战士,在瞭望塔登高远眺,向东:大片农田,纵横阡陌;向西:国棉十厂等老厂房旁,危棚简屋成片。
  此时,华灯初上的晚间8点。忙碌了一天的白领鲁晨脱下高跟鞋换上运动鞋,也迎来了一天当中最放松的时刻:她将沿着已经贯通的东岸滨江线,从陆家嘴漫步40分钟回到塘桥的家。
  在陆家嘴,和鲁晨一样为着未来而努力奔跑的各类从业人已达50万,其中金融从业人员约23万。在包括300余家总部机构、3000多家专业服务机构在内的39958家陆家嘴入驻企业中,他们不断贡献着自己的智慧与青春。
  陆家嘴内鳞次栉比的高楼不止代表着吸睛的上海高度,更是实实在在的吸金利器——截至2017年底,陆家嘴已建成各类商办楼宇250幢,建筑面积1466万平方米;如果将在建楼宇也算进去,陆家嘴楼宇总量达1747万平方米。
  “这些楼中,共有93幢亿元楼,其中2幢40亿元以上、10幢20亿元以上、15幢10亿元以上,每幢楼几乎就是一条垂直的‘金融街’。”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陆家嘴管理局局长王华这样比喻。
  为什么会是陆家嘴?
  1991年,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在视察上海时说了这么一段话,“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招棋活,全盘皆活”、“上海过去是金融中心,是货币自由兑换的地方,今后也要这样搞。中国在金融方面取得国际地位,首先要靠上海”。
  可要在陆家嘴这块画布上施展,并非易事。历史情况复杂、拆迁量大、投资顾虑多成为发展“三大难”。
  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朱镕基作出指示,必须牵“领头羊”过来,带领陆家嘴变成世界的舞台。三个领头羊分别是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证券大厦、金茂大厦。示范效应很快得以显现,招商银行、建设银行、中银大厦、第一八佰伴,逐一抢滩陆家嘴。
  因改革开放而生、因改革开放而兴,时至今日,创新与改革早已深深植入陆家嘴的血液。
  2015年4月,上海自贸区正式扩区至陆家嘴金融城,设立上海自贸区陆家嘴片区(简称“陆家嘴金融城”),作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核心功能区和主体承载区的重要地位愈发凸显,一个以金融、航运服务和商贸业为主导,以会展、旅游业为补充的“3+2”现代服务业体系正在陆家嘴金融城形成。
  仅仅一年之后的8月24日,陆家嘴金融城理事会和发展局(简称“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正式挂牌成立。新成立的机构将取代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管委会,成为陆家嘴地区的公共管理服务机构。
  这项改革意义在于——搭建“业界共治”公共平台,从传统的政府行政管理方式,转变为有效履行政府职能和充分发挥市场、社会主体作用相结合的公共治理模式,通过整合协调行政、市场和社会资源,提升金融城发展的能力与效率。
  营商环境是******助攻
  如果说,28年的时间很好地回答了“为什么是陆家嘴”,那么,即将迈入而立的陆家嘴又该如何做好成熟期的发展规划?
  制度创新是灵魂,自贸区的出现加速了制度创新,也让陆家嘴的发展实现了“速度”到“加速度”——说这话的是陆家嘴金融管理局办公室副主任何建木。作为从一开始便投身金融城建设的陆家嘴人,他对自己从事的这份工作充满着自豪感。
  “一个全生命周期的企业服务体系是陆家嘴不可替代的软实力,而不断优化与提升的营商环境则是它的******助攻”。见证了陆家嘴的逐步壮大,何建木有着最直观的感受。
  服务企业首席联络员制度,是陆家嘴针对入驻的外资企业推出的一项保姆式服务。一对一、跟到底是其鲜明的特征。从企业注册可以享受什么优惠,到税务工商办理资质,再到公安局刻章、获取劳动用工许可,所有和企业开办有关的政策,联络员都会针对企业特性制定个性化的方案。
  “丸红中国是伴随着浦东开发开放成长起来的,得益于浦东的改革开放,丸红也获得了快速成长”,用“中国通”来形容丸红中国副董事长平泽顺一点不为过。
  从1985年就开始到中国工作的平泽顺从2014年起,开始常驻上海。因为外国身份的关系,每年都要申请居留证。以前出差,他要凭护照和有效签注到人工窗口才能购得高铁票。去年9月,他成为了陆家嘴片区首张“中国绿卡”的拥有者,有了******居留身份证后,他可以方便地刷卡进站了。
  和丸红一样落户陆家嘴的外资企业,享受的不止是政策与环境,更有实力和服务。何建木表示,陆家嘴金融城一直把生态营造作为吸引外资企业落户的首要举措,生态不仅是企业生态,更有企业核心的人员生态。“人人向往的国际金融中心应该是人才愿意把父母和孩子主动带过来生活”。
  上海是顺理成章的选择
  “服务品牌的关键在于牵一发而动全身,目的是为了增强上海的城市核心功能,为2035年乃至2050年的城市愿景目标实现打下坚实基础。”在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科院副院长张兆安看来,一个城市的核心功能大小,取决于其服务功能的半径。要形成强大的服务功能,需要靠很多具体平台来体现。“落实到上海,就是通过打造‘五个中心’来形成全球城市的核心功能。‘五个中心’也可以看作五个具象化的平台”。
  张兆安表示,金融是核心而又特别的行业,平台构建得好,更容易发挥上海服务的辐射功能。具体而言,可以结合营商环境的优化与提升,加大外资金融机构的引入规模与速度。“如果******的全球金融机构都竞相到上海开展业务,那么上海离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时间也就不远了”。
  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周宇认为,上海的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商业氛围也更浓厚。但与伦敦等城市相比,还有差距。“随着100条的发布,相信这个短板会逐渐被补齐,为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提供新发展机遇。而这也是上海实现弯道超车的机会”。
  伦敦城市大学卡斯商学院与伦敦的金融业有着紧密的联系,其并购研究中心主任斯科特·默勒尔教授相信,中国经济所带来的资本流量将成为推动上海迈入******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支撑。“就像美国的兴起发生于150年前,庞大的内部市场扩张所致;英国的动能则来源于工业革命;而现在毫无疑问到了中国时刻。”
  他强调,广义来看,中国现在是全球范围内的投资人,伴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支持中国发展的金融中心也需要随之发展,上海既是******选择也是顺理成章。

 

 

本文摘自吉林省贸促会